第327章 安息(1 / 1)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徐凌与周庆犹如两具行尸走肉般跟在齐先生身后,全由齐先生一人带路。

齐先生内心不解,身处杀机四伏的恐怖电影,几乎每天都有同伴丧命,徐凌与周庆至于伤心成这个样子?

难道徐凌与周庆同时暗恋印晓慧?也不对,看之前那个气氛应该是印晓慧暗恋徐凌。

实际上,徐凌的悲痛全是装出来的,至于周庆,伤心只是其一,更多是自责与愧疚。

以周庆的性格,目睹同伴丧命都会伤心很久,更不用说间接害死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。

当初刚进入死亡剧院的时候,除了吴敏与薛清,就只有印晓慧给了周庆一份慰藉。

周庆一直对印晓慧印象不错,现在却被自己间接害死,哪怕其中有很多外界因素,他也很难摆脱内心的自责。

.....

剧情到这里进入了结局,齐先生只是按照本能在走,可还是很快带着两人走出了悬崖下的山林,途中也没遇到什么危险。

找到李坪后,三人一刻不敢停留,连夜跑到归庙将易秀媛的尸骨挖出来。

这次齐先生做了充足的准备,挖掘尸骨的时候没有再发生意外。

挖完尸骨,齐先生在山里挑了一个风水比较好的位置,与徐凌周庆开始挖坑。

虽然这次有了工具帮助,但挖出一个能让人平躺的墓坑并不容易,寒冷的夜晚里三人累的浑身是汗,却不敢有片刻歇息。

时间很快来到凌晨三点,齐先生抬头看了眼天色,脸色很不好看。

待到太阳升起,周庆便会因死咒瞬间毙命,剧情没能得到终结,没人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。

齐先生不是主角,只是个推动剧情的角色,如果不是老老实实按照剧情走,估计第一次在山里挖尸骨的时候就被易秀媛给杀了。

现在周庆是被下达死咒的唯一幸存者,要是没能救下他,齐先生的命在这部电影里就没了存在的意义。

挖到一半时,齐先生像是忽然想起什么,转头对周庆问道:“小子,你村里有没有剩余的棺材?”

“好像有吧,怎么了?”

周庆愣了愣,按照剧情,村里老人在自知命不久矣后,便会在家里备好一口棺材。

由于最近死人死的太快,有好几口棺材都没来得及用。

齐先生神色凝重,沉声说道:“你赶紧回村里,喊人把棺材带上来,事后再想办法给别人造一口新棺材。”

周庆点了点头,扔掉铲子就往村里跑去。

待到周庆走后,齐先生放下了手里的铲子,叹声说道:“把尸骨放下去吧。”

“齐先生,不是说要等棺材吗?而且这个坑的大小...”

徐凌不由疑惑,如今坑洞的大小不可能容纳一个正常成年人,草草埋葬易秀媛很可能再度遭来怨恨。

“时间来不及了...”

齐先生摇了摇头,其实按照剧情,过了十二点周庆就有可能丧命,能活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。

他找借口支开周庆,纯属是怕埋葬易秀媛时的怨气太重,强行拉周庆陪葬。

徐凌没有多问,配合齐先生将易秀媛与她孩子的尸骨放进了坑洞内。

埋好尸骨,摆好贡品,齐先生拿出符纸与桃木剑,开始吟唱类似天灵灵地灵灵之类的咒语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徐凌与周庆犹如两具行尸走肉般跟在齐先生身后,全由齐先生一人带路。

齐先生内心不解,身处杀机四伏的恐怖电影,几乎每天都有同伴丧命,徐凌与周庆至于伤心成这个样子?

难道徐凌与周庆同时暗恋印晓慧?也不对,看之前那个气氛应该是印晓慧暗恋徐凌。

实际上,徐凌的悲痛全是装出来的,至于周庆,伤心只是其一,更多是自责与愧疚。

以周庆的性格,目睹同伴丧命都会伤心很久,更不用说间接害死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。

当初刚进入死亡剧院的时候,除了吴敏与薛清,就只有印晓慧给了周庆一份慰藉。

周庆一直对印晓慧印象不错,现在却被自己间接害死,哪怕其中有很多外界因素,他也很难摆脱内心的自责。

.....

剧情到这里进入了结局,齐先生只是按照本能在走,可还是很快带着两人走出了悬崖下的山林,途中也没遇到什么危险。

找到李坪后,三人一刻不敢停留,连夜跑到归庙将易秀媛的尸骨挖出来。

这次齐先生做了充足的准备,挖掘尸骨的时候没有再发生意外。

挖完尸骨,齐先生在山里挑了一个风水比较好的位置,与徐凌周庆开始挖坑。

虽然这次有了工具帮助,但挖出一个能让人平躺的墓坑并不容易,寒冷的夜晚里三人累的浑身是汗,却不敢有片刻歇息。

时间很快来到凌晨三点,齐先生抬头看了眼天色,脸色很不好看。

待到太阳升起,周庆便会因死咒瞬间毙命,剧情没能得到终结,没人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。

齐先生不是主角,只是个推动剧情的角色,如果不是老老实实按照剧情走,估计第一次在山里挖尸骨的时候就被易秀媛给杀了。

现在周庆是被下达死咒的唯一幸存者,要是没能救下他,齐先生的命在这部电影里就没了存在的意义。

挖到一半时,齐先生像是忽然想起什么,转头对周庆问道:“小子,你村里有没有剩余的棺材?”

“好像有吧,怎么了?”

周庆愣了愣,按照剧情,村里老人在自知命不久矣后,便会在家里备好一口棺材。

由于最近死人死的太快,有好几口棺材都没来得及用。

齐先生神色凝重,沉声说道:“你赶紧回村里,喊人把棺材带上来,事后再想办法给别人造一口新棺材。”

周庆点了点头,扔掉铲子就往村里跑去。

待到周庆走后,齐先生放下了手里的铲子,叹声说道:“把尸骨放下去吧。”

“齐先生,不是说要等棺材吗?而且这个坑的大小...”

徐凌不由疑惑,如今坑洞的大小不可能容纳一个正常成年人,草草埋葬易秀媛很可能再度遭来怨恨。

“时间来不及了...”

齐先生摇了摇头,其实按照剧情,过了十二点周庆就有可能丧命,能活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。

他找借口支开周庆,纯属是怕埋葬易秀媛时的怨气太重,强行拉周庆陪葬。

徐凌没有多问,配合齐先生将易秀媛与她孩子的尸骨放进了坑洞内。

埋好尸骨,摆好贡品,齐先生拿出符纸与桃木剑,开始吟唱类似天灵灵地灵灵之类的咒语。

最新小说: 洛诗涵战寒爵 至尊仙道 秦舒褚临沉 与君AA 凤九儿战倾城 火工弟子 永恒武道 古武狂兵陈青阳沈墨君 战神狼王于枫 佟小曼欧泽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