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8章 易秀媛(1 / 1)

良久后,欧阳婆婆深深叹了口气,他抬头看着徐凌,满脸悲痛的说道:“算了,算了,都是我们当年造的孽,我现在就盼望着你们能平平安安了。”

欧阳婆婆讲述了易秀媛的故事,那是在三十多年前,当时徐凌的父亲李旺财也才十几岁。

李坪所处的地理位置四面环山,三十年前这里更加落后,当时一个女人忍受不了丈夫与婆家人的欺辱,带着孩子逃出了家门。

偏偏父母早早过世,兄妹也看不起这个带着孩子的女人,身无分文亦无处可去的她在山里四处流浪,附近连个能够打零工的地方都没有,又没办法带着孩子靠脚力下山,好几次险些饿死在山里。

这个女人性子很傲,沦落到这个地步,她依然不肯返回婆家,想要靠自己的本事养活孩子。

某一天,徐凌的奶奶钟秀庆恰好遇见晕倒在山里的女人,看她实在太过可怜将其收留在家。

女人醒来后非常感激,她也没有白白住在钟秀庆家里,每天都会帮着干农活,家务活更是抢着做,平时还要抽出空来喂孩子。

女人住在李坪的时间一长,村里的其他人便注意到她,有两个男人看女人长的不错心生了歹念,故意找个借口要轰走女人。

这两个男人在村里比较有势力,钟秀庆根本保不住女人,为了刚满五个月的孩子,女人只能苦苦祈求这两个男人。

男人借机提出那方面的要求,并且许诺如果答应他们,会找办法送女人下山找工作,不必在李坪寄人篱下。

女人经过数天的思考,最终还是答应了两个男人,往后时间里都成了这两个男人的玩物。

可这两个男人的手段越来越变态,而且根本没有找办法送女人下山的意思,反而数次阻止女人坐车下山。

有一次女人实在忍受不了,用剪刀不小心刺瞎其中一个男人的眼睛,引来了两个男人的汹涌怒火。

女人知道两个男人势必会报复,立马返回钟秀庆家里,却发现钟秀庆与李高义不在家。

女人来不及去找两人,只能临时将孩子托付给欧阳婆婆,还把孩子的铜制长命锁作为报酬。

欧阳婆婆听到事情经过后也十分愤怒,毫不犹豫的答应替女人照顾孩子。

女人随后精心打扮一番,想要找两个男人求饶,结果两个男人已经在欧阳婆婆家里找到她的孩子,当着她的面疯狂殴打只有五个月大的孩子。

女人拼命想要救下孩子,可没瞎眼的男人

良久后,欧阳婆婆深深叹了口气,他抬头看着徐凌,满脸悲痛的说道:“算了,算了,都是我们当年造的孽,我现在就盼望着你们能平平安安了。”

欧阳婆婆讲述了易秀媛的故事,那是在三十多年前,当时徐凌的父亲李旺财也才十几岁。

李坪所处的地理位置四面环山,三十年前这里更加落后,当时一个女人忍受不了丈夫与婆家人的欺辱,带着孩子逃出了家门。

偏偏父母早早过世,兄妹也看不起这个带着孩子的女人,身无分文亦无处可去的她在山里四处流浪,附近连个能够打零工的地方都没有,又没办法带着孩子靠脚力下山,好几次险些饿死在山里。

这个女人性子很傲,沦落到这个地步,她依然不肯返回婆家,想要靠自己的本事养活孩子。

某一天,徐凌的奶奶钟秀庆恰好遇见晕倒在山里的女人,看她实在太过可怜将其收留在家。

女人醒来后非常感激,她也没有白白住在钟秀庆家里,每天都会帮着干农活,家务活更是抢着做,平时还要抽出空来喂孩子。

女人住在李坪的时间一长,村里的其他人便注意到她,有两个男人看女人长的不错心生了歹念,故意找个借口要轰走女人。

这两个男人在村里比较有势力,钟秀庆根本保不住女人,为了刚满五个月的孩子,女人只能苦苦祈求这两个男人。

男人借机提出那方面的要求,并且许诺如果答应他们,会找办法送女人下山找工作,不必在李坪寄人篱下。

女人经过数天的思考,最终还是答应了两个男人,往后时间里都成了这两个男人的玩物。

可这两个男人的手段越来越变态,而且根本没有找办法送女人下山的意思,反而数次阻止女人坐车下山。

有一次女人实在忍受不了,用剪刀不小心刺瞎其中一个男人的眼睛,引来了两个男人的汹涌怒火。

女人知道两个男人势必会报复,立马返回钟秀庆家里,却发现钟秀庆与李高义不在家。

女人来不及去找两人,只能临时将孩子托付给欧阳婆婆,还把孩子的铜制长命锁作为报酬。

欧阳婆婆听到事情经过后也十分愤怒,毫不犹豫的答应替女人照顾孩子。

女人随后精心打扮一番,想要找两个男人求饶,结果两个男人已经在欧阳婆婆家里找到她的孩子,当着她的面疯狂殴打只有五个月大的孩子。

女人拼命想要救下孩子,可没瞎眼的男人良久后,欧阳婆婆深深叹了口气,他抬头看着徐凌,满脸悲痛的说道:“算了,算了,都是我们当年造的孽,我现在就盼望着你们能平平安安了。”

欧阳婆婆讲述了易秀媛的故事,那是在三十多年前,当时徐凌的父亲李旺财也才十几岁。

李坪所处的地理位置四面环山,三十年前这里更加落后,当时一个女人忍受不了丈夫与婆家人的欺辱,带着孩子逃出了家门。

偏偏父母早早过世,兄妹也看不起这个带着孩子的女人,身无分文亦无处可去的她在山里四处流浪,附近连个能够打零工的地方都没有,又没办法带着孩子靠脚力下山,好几次险些饿死在山里。

这个女人性子很傲,沦落到这个地步,她依然不肯返回婆家,想要靠自己的本事养活孩子。

某一天,徐凌的奶奶钟秀庆恰好遇见晕倒在山里的女人,看她实在太过可怜将其收留在家。

女人醒来后非常感激,她也没有白白住在钟秀庆家里,每天都会帮着干农活,家务活更是抢着做,平时还要抽出空来喂孩子。

女人住在李坪的时间一长,村里的其他人便注意到她,有两个男人看女人长的不错心生了歹念,故意找个借口要轰走女人。

这两个男人在村里比较有势力,钟秀庆根本保不住女人,为了刚满五个月的孩子,女人只能苦苦祈求这两个男人。

男人借机提出那方面的要求,并且许诺如果答应他们,会找办法送女人下山找工作,不必在李坪寄人篱下。

女人经过数天的思考,最终还是答应了两个男人,往后时间里都成了这两个男人的玩物。

可这两个男人的手段越来越变态,而且根本没有找办法送女人下山的意思,反而数次阻止女人坐车下山。

有一次女人实在忍受不了,用剪刀不小心刺瞎其中一个男人的眼睛,引来了两个男人的汹涌怒火。

女人知道两个男人势必会报复,立马返回钟秀庆家里,却发现钟秀庆与李高义不在家。

女人来不及去找两人,只能临时将孩子托付给欧阳婆婆,还把孩子的铜制长命锁作为报酬。

欧阳婆婆听到事情经过后也十分愤怒,毫不犹豫的答应替女人照顾孩子。

女人随后精心打扮一番,想要找两个男人求饶,结果两个男人已经在欧阳婆婆家里找到她的孩子,当着她的面疯狂殴打只有五个月大的孩子。

女人拼命想要救下孩子,可没瞎眼的男人

最新小说: 永恒武道 刘玥甄六兮寅肃_ 与君AA 凤九儿战倾城 名门嫡姝 宋倾城郁庭川 至尊仙道 望门庶女(全本) 战神狼王于枫 慕安安宗政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