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7章 红衣新娘(1 / 1)

徐凌怡然不惧,按照剧情取出银质匕首在手掌划出一道伤口,让鲜血顺着指尖低落在地面,以此来吸引鬼魂。

“臭,太臭了...”

“自诩正义的猎魔人,简直丑陋至极...”

通道后方的黑暗里传来一个女人的讥笑声,徐凌背后升起一股直冲脑门的寒意。

徐凌依旧没有分毫畏惧,不等鬼魂找上门来,他便举起匕首主动冲向了黑暗。

按照剧情,鬼屋的亡魂就是那个一百多年前的新娘,由于死得太过凄惨,恨意让她变成了徘徊在世间的厉鬼。

活了一百多年的顶级老鬼,当年的资深猎魔人都只能以性命将她勉强封印在鬼屋,徐凌在剧情设定里只是个初得传承的新手,当然不可能打得过。

可徐凌有不死不灭之体,他不需要抹杀鬼魂,只需要做个样子就行了。

.......

虞悦怡四人跑走之后,很快找到了通往地面的出口。

四人的心情都很激动,冯小雨率先顺着梯子向上爬去,黎光赫与虞悦怡紧跟其后,向导大叔则是跟在最后面。

透过略显狭窄的出口,虞悦怡能看到天空已经是一片蒙蒙亮。

那些还不太明显的曙光,正是她活下去的希望。

然而几人爬上去之后,骇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离开鬼屋,周围依旧弥漫着让人看不清路的浓雾。

就在此时,最后面的向导大叔突然惊叫一声,感觉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脚。

“怎么了?!”

虞悦怡来不及多想,慌忙跑过去拉住向导大叔。

“我的腿!我的腿!啊啊啊啊!”

向导大叔面无血色,发出了凄厉的哀嚎。

冯小雨见状也跑过来帮忙,奋力把向导大叔拉上来之后,竟看到向导大叔的右腿被生生从大腿根部扯断,鲜血犹如泉水般往外狂涌。

恐惧瞬间弥漫在每个人心头,他们此时才反应过来,逃出地下通道并不代表就能活命。

不等众人缓过神来,四周忽然传来了一阵略显诡异的歌谣。

“悠悠的小船儿在飘摇,披甲报国的良人在远方...”

黎光赫神情惊恐,听到这首歌谣,他脑海里顿时闪过了一些恐怖的回忆。

那是一部评级为梦魇的电影,全剧八个演员,只有薛清与黎光赫两个人活了下来。

如今再度听到这首诡异的歌谣,黎光赫瞬间明白这是那面铜镜的诅咒。

黎光赫内心升起一股怨恨,薛清就不该把铜镜交给虞悦怡,现在铜镜打碎诅咒复苏,眼前又弥漫着一股浓雾,所有人都可能葬身于此。

虞悦怡也是一脸惊恐,通道外还有别的危险,如果他们都死了,徐凌的牺牲岂不是没了意义?

“快逃啊!你们在等什么!”

冯小雨脸色惨白,不停催促着虞悦怡几人。

她知道越是害怕,就越是要冷静,现在她一个人逃走,绝对会率先成为鬼魂的猎杀目标,只能等虞悦怡几人一起逃跑。

“可是大叔他...”

虞悦怡面露不忍,向导大叔的一条腿被扯断,不可能跟着他们一起逃跑。

“蠢女人!你管他干嘛?”

黎光赫满头冷汗,上前抓着虞悦怡的手就跑。

虽然在地下通道内共患难过一次,但黎光赫可没忘记向导大叔私藏十字架项链的事,他本就对向导大叔没什么好感,如今更不可能为向导大叔冒生命危险。

冯小雨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向导大叔,留下一句对不起后,便立马追向虞悦怡两人。

虽然同处一个剧院,但冯小雨很清楚身负重伤的向导大叔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可能,留在他身边无异于送死。

“不,不要,不要丢下我...”

向导大叔满脸绝望,他挣扎着想要跟上虞悦怡几人,然而大腿传来的疼痛感让他几乎难以行动。

歌谣声越来越近,最后仿佛就在耳边轻唱。

向导大叔吓得浑身汗毛倒立,生死关头,他只能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没事的,没事的,只要撑到剧情结束,我一样能活着离开,到时候断掉的腿也能复原。”

向导大叔大口喘着气,迅速简单包扎了一下大腿伤口。

就在此时,向导大叔突然发现背后涌现了一个黑影。

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握着胸前十字架就往身后探去。

当向导大叔转过身后,映入眼帘的不是阴森鬼魂,也不是想象中那个身着洁白婚纱的新娘蜡像,而是个一袭红衣,头戴红盖头的女人。

向导大叔顿时肝胆欲裂,眼里充满了深深的绝望。

此时此刻,他才反应过来这是有人的诅咒之物诅咒复苏了。

复苏后的诅咒要比原先强出数倍不止,很多手段都会受到限制,更何况一个在其他电影的道具十字架?

要是能带出电影,十字架有可能成为诅咒之物,那多少有机会制衡复苏的诅咒,可是现在还在《鬼新娘》里,这个十字架对于复苏的诅咒就只是个摆设。

“为什么,第十剧院那群人不告诉我诅咒复苏了?!”

向导大叔内心满是怨恨与恐惧,他知道一定是第十剧院的人导致的诅咒复苏,如果他事先得知诅咒复苏,怎可能用十字架来保命?

如今向导大叔已经没了挣扎的机会,他在对红衣新娘子举起十字架后,浑身便如同灌铅般动弹不得。

作为资深演员,向导大叔明白这是必死的征兆,除非现在能有人过来救他。

红衣新娘子似乎有些恼怒向导大叔的挣扎,她蹲下来摘掉向导大叔胸前的十字架,稍一用力便捏成了粉末。

向导大叔更是绝望至极,十字架是他最后的一丝希望,却被红衣新娘捏成粉末。

红衣新娘抓住向导大叔的手臂,而后猛地将其撕下,鲜血疯狂往外涌出。

向导大叔疼的撕心裂肺,却喊不出一声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四肢被活生生扯掉。

“别怕,别怕...”

红衣新娘一边安慰着向导大叔,一边不停折磨着他的身体。

手臂,腿脚,乃至内脏都被红衣新娘扯出,鲜血犹如小溪般在地面流淌。

最新小说: 至尊仙道 凤九儿战倾城 火工弟子 战神狼王于枫 与君AA 洛诗涵战寒爵 古武狂兵陈青阳沈墨君 秦舒褚临沉 永恒武道 佟小曼欧泽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