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章 诅咒之物(1 / 1)

周庆点了点头,从口袋里拿出五张仿佛染血的旧符纸。

撕下符纸时,他就已经在脑海中得到了提示,符纸名为引魂符,每张能够使用一次,他有五张,总共能使用五次。

给薛清看过符纸后,周庆出声询问道:“薛大哥,诅咒之物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虽然还不太了解诅咒之物,但他很清楚这东西绝对是自己保命的重要手段。

“死者诅咒之物,一般是鬼魂怨念附体的物品,或者是造成诅咒的关键,在电影里往往会给你带来致命威胁,可如果作为道具带进电影,它就能成为你保命的最大仰仗,只是每次使用都会扣除相应片酬的往生币。”

薛清颇为感慨,这些事情电影没有给提示,是资深演员们一次次摸索出来的。

周庆眉头微皱,疑惑道:“使用一次扣除所有片酬?这样以来我们岂不是根本拿不到片酬?”

旁边地印晓慧摇了摇头,叹声说道:“最基本的片酬一般都拿不到的,要想活下去,太多行为会扣除往生币,积攒往生币只能通过开拓剧情,甚至是主动深入险境,毕竟每次活下来都会扣除大量往生币,片酬根本就不够扣。”

周庆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他在《亡命巴士》内靠着侥幸以及刘丽丽相救才能活下来,否则凭两百片酬即便能找到活下来的办法,也会因为改变太多剧情导致往生币扣完而丧命。

“周庆,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,诅咒之物是一把双刃剑,同一种物件在电影里多次使用,或者使用时间过长,不仅往生币的消耗会递增,还有可能造成诅咒复苏,届时才是真正的九死一生。”

印晓慧神色凝重起来,诅咒一旦复苏,等同于在电影内要遭遇两方鬼魂的追杀,而且诅咒之物的保命能力越强,复苏的诅咒越强。

百分百保命的诅咒之物如果复苏,也代表百分百会丧命。

两人接下来还跟周庆解释了很多事情,比如每个人基本稳定在一星期拍摄两部电影,诅咒之物每三十分钟只能使用一次,以及一楼大厅内的各种设施。

周庆也询问了很多事情,最重要的就是在电影内求生的经验,以及获取诅咒之物的办法。

其中值得一提的是,诅咒之物可以用来租借或是出售,价格完全由自己来定,你可以坐地起价,只要对方愿意购买。

而周庆的引魂符属于一次性诅咒之物,否则也不可能一次性获得五张。

还有一个细节,诅咒之物在镜头外使用不会扣除往生币,比如剧情空白期,平时只要拿出来,即便没有选择使用也会扣除往生币。

三人一直聊了很久,直到深夜印晓慧才起身回房,而薛清与周庆却不言而合的选择了留下。

如今只剩下两人还坐在大厅,气氛一时陷入了沉默。

周庆内心有些复杂,本以为来到这样一个险恶的世界,四处都会充满杀机,没想到在剧院内遇到了这么多让自己心生温暖的人。

吴敏,刘丽丽,薛清,印晓慧,每个人都为周庆原本冰冷的世界里添了一把火光。

这也不难理解,一个剧院内至多五十人,第十剧院目前加上徐凌与周庆两个新人也就三十二个人,彼此都是同生共死的伙伴,其中建立起来的感情与气氛能够感染每一个刚进入剧院的新人演员。

如果不是这样,恐怕演员们也没办法坚持到今天。

沉默了一会儿后,薛清率先出声问道:“周庆,听小敏说你在《亡命巴士》里跟丽丽一组,你...能跟我说说她的事么?”

周庆叹了口气,他听吴敏说过,薛清与刘丽丽感情很深厚,了解刘丽丽诸多过往,所以他才会选择留下。

事到如今,即便薛清不合时宜的提起刘丽丽,周庆也不会再掩面痛哭,因为他知道,比起自己,薛清才是更应该伤心的人。

周庆开始说起了在《亡命巴士》内与刘丽丽的事情,他起初还能保持平静,可说到刘丽丽因自己的疏忽而丧命时,还是忍不住眼眶泛红,愧疚到无以复加。

听周庆说完,薛清捏了捏发酸的鼻子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周庆,别难过,这不怪你,身处这样一个世界,没有人能做到完美,你的自责就是对丽丽牺牲的最大回报。”

“”周庆点了点头,从口袋里拿出五张仿佛染血的旧符纸。

撕下符纸时,他就已经在脑海中得到了提示,符纸名为引魂符,每张能够使用一次,他有五张,总共能使用五次。

给薛清看过符纸后,周庆出声询问道:“薛大哥,诅咒之物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虽然还不太了解诅咒之物,但他很清楚这东西绝对是自己保命的重要手段。

“死者诅咒之物,一般是鬼魂怨念附体的物品,或者是造成诅咒的关键,在电影里往往会给你带来致命威胁,可如果作为道具带进电影,它就能成为你保命的最大仰仗,只是每次使用都会扣除相应片酬的往生币。”

薛清颇为感慨,这些事情电影没有给提示,是资深演员们一次次摸索出来的。

周庆眉头微皱,疑惑道:“使用一次扣除所有片酬?这样以来我们岂不是根本拿不到片酬?”

旁边地印晓慧摇了摇头,叹声说道:“最基本的片酬一般都拿不到的,要想活下去,太多行为会扣除往生币,积攒往生币只能通过开拓剧情,甚至是主动深入险境,毕竟每次活下来都会扣除大量往生币,片酬根本就不够扣。”

周庆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他在《亡命巴士》内靠着侥幸以及刘丽丽相救才能活下来,否则凭两百片酬即便能找到活下来的办法,也会因为改变太多剧情导致往生币扣完而丧命。

“周庆,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,诅咒之物是一把双刃剑,同一种物件在电影里多次使用,或者使用时间过长,不仅往生币的消耗会递增,还有可能造成诅咒复苏,届时才是真正的九死一生。”

印晓慧神色凝重起来,诅咒一旦复苏,等同于在电影内要遭遇两方鬼魂的追杀,而且诅咒之物的保命能力越强,复苏的诅咒越强。

百分百保命的诅咒之物如果复苏,也代表百分百会丧命。

两人接下来还跟周庆解释了很多事情,比如每个人基本稳定在一星期拍摄两部电影,诅咒之物每三十分钟只能使用一次,以及一楼大厅内的各种设施。

周庆也询问了很多事情,最重要的就是在电影内求生的经验,以及获取诅咒之物的办法。

其中值得一提的是,诅咒之物可以用来租借或是出售,价格完全由自己来定,你可以坐地起价,只要对方愿意购买。

而周庆的引魂符属于一次性诅咒之物,否则也不可能一次性获得五张。

还有一个细节,诅咒之物在镜头外使用不会扣除往生币,比如剧情空白期,平时只要拿出来,即便没有选择使用也会扣除往生币。

三人一直聊了很久,直到深夜印晓慧才起身回房,而薛清与周庆却不言而合的选择了留下。

如今只剩下两人还坐在大厅,气氛一时陷入了沉默。

周庆内心有些复杂,本以为来到这样一个险恶的世界,四处都会充满杀机,没想到在剧院内遇到了这么多让自己心生温暖的人。

吴敏,刘丽丽,薛清,印晓慧,每个人都为周庆原本冰冷的世界里添了一把火光。

这也不难理解,一个剧院内至多五十人,第十剧院目前加上徐凌与周庆两个新人也就三十二个人,彼此都是同生共死的伙伴,其中建立起来的感情与气氛能够感染每一个刚进入剧院的新人演员。

如果不是这样,恐怕演员们也没办法坚持到今天。

沉默了一会儿后,薛清率先出声问道:“周庆,听小敏说你在《亡命巴士》里跟丽丽一组,你...能跟我说说她的事么?”

周庆叹了口气,他听吴敏说过,薛清与刘丽丽感情很深厚,了解刘丽丽诸多过往,所以他才会选择留下。

事到如今,即便薛清不合时宜的提起刘丽丽,周庆也不会再掩面痛哭,因为他知道,比起自己,薛清才是更应该伤心的人。

周庆开始说起了在《亡命巴士》内与刘丽丽的事情,他起初还能保持平静,可说到刘丽丽因自己的疏忽而丧命时,还是忍不住眼眶泛红,愧疚到无以复加。

听周庆说完,薛清捏了捏发酸的鼻子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周庆,别难过,这不怪你,身处这样一个世界,没有人能做到完美,你的自责就是对丽丽牺牲的最大回报。”

“”

最新小说: 永恒武道 与君AA 佟小曼欧泽野 至尊仙道 秦舒褚临沉 洛诗涵战寒爵 凤九儿战倾城 火工弟子 古武狂兵陈青阳沈墨君 战神狼王于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