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纬线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君王从此不早朝 > 第76章:你完成了任务,他已经死了(求收藏求追读)

第76章:你完成了任务,他已经死了(求收藏求追读)(1 / 1)

“想走?”谢吴峰抬起头,冷眼斜睨了两位二品老者,目光中带着迫人心魄的寒芒。

两名二品强者双脚如被钉在大地上一样,无法动弹分毫。只能颤抖的站在原地,四周的天地元气已经近乎枯竭。

“三殿下,这,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,还请您...”身形魁梧的老者神色紧张,急忙解释。

“对,我们并没有出手!”清瘦身形的老者也赶紧解释,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陆中梁,“陆统领!”

谢吴峰也看了一眼满脸血污的陆中梁,对方此刻吃力的站起身,手中的长刀已经崩坏了大半,鲜血顺着虎口不断滴落在脚下的草地上。

陆中梁声音嘶哑的回答道,“他们没有,”然后就一瘸一拐的走向谢吴峰,他身后也只剩下十多名亲卫,其余数十人在刚才的厮杀中已经全部殒命。

谢吴峰没有说话,只是轻微点了下头,清俊的面容上,看不出半点情绪上的波澜。在出营帐之前,他本想将所有人都全部解决掉,这些人和他说到底是没有丝毫关系。

但,当谢吴峰走出来的时候,看到还有这二十号人在为他的安危拼命,就又改变了想法。

“看完,原本的谢吴峰在这些亲卫心中还是有影响的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听从王恩生的安排。”

接下来的时间,谢吴峰又再次将手掌缓缓向下一压,一道无比沉重的威压笼罩住深坑,里面所有的人都在不断拼命挣扎,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。

深坑上空的乌云愈发凝实,里面的雷电在晦暗的天色下,更加刺目,就连十里外的黑龙骑也开始躁动不断。

老妪的神色也是愈发凝重,身为二品的阵符师,她对周围的天地元气感知最为敏锐。此时已经无法感知到周围的天地元气,这使得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悸动。

从心底深处的一丝恐惧,涌上心间,内心中忽然出现了一种声音,告诫她此刻要赶紧离开此地,否则会有大麻烦。

傅百川和身边几名身穿甲胄的将领也是神色各异,十余日前出现在渤海城、柏言城上空的异象,不仅江湖的武道强者知晓,他们这些卿侯身边的人也是知晓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难道真的是他引动了天地异象?这怎么可能!”一名身穿甲胄的中年将领听到小侯爷的问话,咽了下口水,紧张的说道。

“慌什么?!”傅百川瞪了一眼身边的这名说话的将军,要不是看对方跟随自己多年的份上,早就将手中的马鞭抽了过去,“怕什么?没有天地元气,武道强者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我们黑龙骑还怕什么?”

“小侯爷说的对,我们有一万铁骑,还能觑了对方几十号人?”另一名将领紧了紧胯下的战马,请战道,“小侯爷,末将愿率领一千铁骑踏平对面。”

“不急,我们再看看。”傅百川并不是鲁莽之人,忽然出现的天地异象和天地元气的流失是的他紧绷神经,他们是以绞杀叛贼的名义来的,自然有获取最大的利益。

深坑中,无形的威压愈发严重,众人已经紧紧贴在地面,连说话都发不出声音,只能绝望的抬眼看着不远处,站在深坑边缘的少年。

“殿下,要不要就...”陆中梁站在身侧,轻声提醒道。

还不等陆中梁将话说完,谢吴峰右手轻轻往下一压,只听轰的一声,深坑中的百余号人顷刻间化成血雾,尸骨无存。

而这个深坑也轰然坍塌,将这片血海淹没。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,不论是远处的两名二品强者,还是陆中梁和身后的亲卫,王琛身旁的安阳侯死士,他们都深吸了一口凉气。

而原本营帐的地方,宁薇也看到了这一幕,两个眼睛睁得极大,也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,身体瘫软在地上,不住的抽搐着,心中无比庆幸,自己方才没有从背后偷袭谢吴峰。

另一边,王恩生神格身体的都在发颤,是他将谢吴峰的一举一动飞鹰传书回京都,也是他深深感受到了自家殿下的变化。

“殿下,奴才只求一死。希望您不要回京都...”王恩生抬起头,额头上渗出一片血水,染红了整张脸,看起来无比可怜。

“为何?”谢吴峰缓步来到,心中有许多不解,向知道自己的贴身伴当为何会背叛,难道是为了更高的权利?

王恩生自知自己死不足惜,但凭自家殿下现在这个性格,如果硬要去京都,恐怕会很难活下去。

他哀求道,“殿下,奴才求您了。您千万不要回京都。”

“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谢吴峰站在王恩生身前,身体已经有些摇晃,再次使出前世的功法,瞬间镇压数十人,他体内的气息已经有了紊乱的迹象,要不是这段时间有火龙儿的龙气滋养,恐怕这个时候又要为这具弱小的身体担忧。

“殿下,奴才求您了。一定不要回京都!”话音刚落,王恩生就从袖袍中拿出一个短仞,直接刺入自己的心脏。

“噗”的一声,鲜血直接从胸口溅射出来,王恩生一脸哀求的望着谢吴峰,缓缓向前方倒去。

谢吴峰伸出其余的手指,轻轻扶住即将倒下的王恩生,弯着身子在他身侧低声道,“王恩生啊,是你在大营中刺杀我的吧?”

仅剩最后一口气,王恩生一脸愕然的转头眼珠子看下紧紧贴在自己身边的三殿下,“您,您,”

“你是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?”谢吴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轻轻拍了拍王恩生的肩头,平淡道,“你完成了任务,他已经死了。”

谢吴峰听到“他死了”三个字,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痛苦,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这个与自家殿下一模一样的少年,嘴中吐出一大口鲜血,双目睁眼的盯着前方,然后直接倒在地上。

谢吴峰重新站直身体,向四周扫视了一眼,注意到还呆在原地的宁薇,冷漠道,“你还不走?”

听到异常冰冷的声音,宁薇不敢再迟疑,疾速向北方狂奔而去。

“殿下,就这么让他走了?”陆中梁一脸担心,一旦这个女子回去禀报之后,恐怕会有新的杀手来刺杀殿下。

“无妨!”谢吴峰深吸一口气,转身望向神色紧张的两名二品强者,道,“你们也走吧,以后要是还敢...”

“绝对不敢,多谢殿下不杀之恩。”见识到三殿下的手段,和头顶一直在不断汇聚的乌云雷劫,生怕有一道天雷劈下来,两名二品强者急忙摇头。

待两名二品强者也消失在视线中,谢吴峰终于将目光投向南面的那一万黑龙骑。

不过,他并未理会,而至找了一个干净的草地,盘膝坐下调息身体经脉。虽然有龙气护佑,但身体中的一些窍穴还是出现了一丝阻塞。

王琛、陆中梁两人带着仅剩的十多名护卫,安静的守护在不远处,众人也盘膝调养,都没有要离开此地的迹象。

小山坡上,傅百川望着这一幕,嘴角挂着一抹冷笑,“没想到,我们的三殿下还有如此手段,如此胆识和魄力,不简单。”

“小侯爷,那我们还?”身穿甲胄的中年将领,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出来,但身边的众人都已经明白他后面想说的话。

“自然.!”

傅百川点了点头,刚将右手抬起,正打算下令,就听到身后的老妪那嘶哑的声音。

“殿下,我还是建议你三思。”

老妪最开始也是想杀了谢吴峰,给傅南枝报仇,但经过渡口的埋伏和此地的见识之后,她选择了听从内心的那个声音,出口劝住道。

“不用吧。虽然没有天地元气,但我们有一万铁骑。难道还要担心对面那十几个人?”

傅百川虽然有些犹豫,但当看着远处那一片狼藉的情形,满地尸体,和已经筋疲力尽的护卫,又坚定了信心。

“末将请命!”

“不用,直接全部上,用马蹄踩死他们!”傅百川怎么会将杀死乾国皇室子弟的大好机会,让给别人。

老妪还想再劝,但已经听出傅百川心底的那股兴奋和激动,也至少将要说出的话咽回喉咙。

天际的乌云缓缓散去,天色也再次放晴,万里无云,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,但鼻尖的刺鼻血腥气味还是惊醒着众人。

雷鸣消失,但马蹄阵阵,震得地面晃动,地上的碎石土块直接被震的不断晃动。

“他们还是出手了!”

陆中梁从周围的尸体上拔下一把带着几个豁口的长刀,吃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,其他人也换了一柄长刀,做好迎敌的准备。

不过,所有人都经历过一场厮杀,此时都是脸色疲惫,双腿虚浮。但眼中的战意却没有减少,众人此前已经杀红眼了。

此刻,谢吴峰身边留下的十多人都是三品的强者,但周围的天地元气已经被吞噬干净,他们和普通的武夫没什么区别。

王琛来到陆中梁身侧,望着整齐划一的黑龙骑,冷笑道,“龙海侯还真是看得起我等,竟然派出旗下最骁勇的黑龙骑!”

望着军容整齐的铁骑,陆中梁也是一脸羡慕,他们这些人都是宫廷侍卫,虽然是武道强者,几乎已经沦为了宫廷摆设。要不是这次被派出来护卫谢吴峰,恐怕只能在京都老死。

马蹄声愈来愈密集,众人的耳膜都被震的嗡嗡作响,不远处的那些马匹,有不少都被惊走了。大部分在方才谢吴峰出手的时候被惊走,现在又被黑龙骑惊走,剩下了十多匹还是栓在树干上,正在拼命挣扎。

“龙海侯是想谋反吗!”陆中梁提起气息,中气十足的朝着南面不断靠近的黑龙骑沉声喊道。

但却没有半点回应,只有铁甲森森,铁骑重甲,所有的骑兵直接拔出背负的弓箭。

弯弓搭箭!在离陆中梁、王琛等人百余步的地方停下。

傅百川纵马来到众人身前,朝着谢吴峰的方向喊道,“你们这些刺客,竟敢谋杀当朝皇子,简直罪大恶极!”

“谋杀皇子?”王琛嗤笑一声,朝着傅百川的方向吐了一口浓痰,嘲讽道,“龙海侯就这点魄力?敢做不敢当?”

“你们才是叛逆!竟然想谋杀当朝皇子!”陆中梁拿起手中长刀,身后的十余道长刀也是寒光闪闪。

此刻的陆中梁,是在拿自己的命在赌,也是在用身后十多名护卫的性命在赌。

自从谢吴峰轻易学会逍遥游之后,他就坚信自己跟随的这位三殿下不简单,定然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后手。

“看来,你们这些刺客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

傅百川也不想和他们废话,手臂横着轻轻向下一压,身后的传令兵会意之后,打出一串旗语。

“只射残!”

所有铁骑,弯弓搭箭,箭头直至前方,全部对准陆中梁、王琛等人的下半身,力求将他们下半身射成刺猬。

“保护殿下!”望着漫天箭雨,王琛和陆中梁同时喊了出了!

两人的声音都有些发颤,一万多支箭雨铺天盖地,几乎将所有人的眼球中都布满了。

他们身后的其他亲卫和死士用身体挡在盘坐在的谢吴峰身前,试图挡住这一波箭雨。

傅百川手持劲弓,嘴角噙着讥笑,“哼!天潢贵胄?也是要成为我箭下亡魂!”

“嗖”的一声!

一直乌金箭矢直接朝着谢吴峰胸膛射去,其余几名将来也将手中的劲弓拉到满月。

“殿下!”

陆中梁一直留意着对面的龙海侯的小侯爷,他纵身飞跃,试图用自己的身体阻挡那只羽箭。

虽然没有了天地元气,但他们体内的气息还有没有消耗殆尽,陆中梁周身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芒,减缓乌金箭矢的冲击,但傅百川的箭矢却异常锋利,根本无法阻挡。

破空之声,响彻耳畔。

不过,这一支箭矢破空声音虽然巨大,但却止步在陆中梁后心出,无法再寸进半分。

一道无形的气墙硬生生阻挡住了箭矢,众人只听到剑光火石的金石撞击声,还有一道道火花。

最新小说: 人间守墓神 极望深渊 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道士啊 穿越者修真指南 都市纨绔邪帝 嘿,妖道 武侠:从鹿鼎记开始长生 面板有机缘,何处去求仙 封神:开局九连抽,召唤诸天神魔 洪荒:网恋奔现,对象是女娲